快捷搜索:  as

互联网女皇发布了一版最悲观的报告

  自1995年开始的,Mary Meeker一年一度的互联网发展趋势报告,可能会迟到,但从来未缺席。每年的6月,有无数浸淫互联网行业的投资圈打扰,都在等着这份极具参考意义的“圣经”。多年以来有不少人从中谋得行业趋势的大财,他们赶着巨头沉浮起落的班车,游荡于红利不减的能量无穷尽的互联网世界中,直到2017年的结束。

  这一拐点的凛冽,圈内圈外人都无比真实地感受到了。经济下行期的连带反应,甚至催生出世界大国间通过贸易战的方式转移国内经济矛盾。互联网是经济社会的一份子,并且是很重要的一份子,其发展的波动一定程度上受累于世界经济大盘的甩动。以全球市值排名前几的公司举例,亚马逊、苹果、谷歌等行业巨子,都已经比2018年盛时的股价高位跌去了一大截。在整个报告里,Mary没有铺陈美国宏观经济的指标预测,但是从诸如相对失业焦虑、消费者信心指数等来看,美国似乎有足够的的自信,在这轮席卷全球的经济小飓风中,“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当然,变化的时局很大程度上催生了媒体业的进化,这其中既包含媒体载体和渠道的切换,也包括了民众舆论对于社会决策的深层次干预。即便身在一个监管制度如此完善的国家中,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携互联网开放势能的媒体大众化,对于传统保守式媒体圈层的降维打击。正如这份报告中所提到,我们正在对这样一个开放世界提出更高的隐私需求。但命运的讽刺恰恰在于,我们也正在不断地做着用隐私换便利的“线多年的互联网,似乎不情愿地迎来了第一个非不可抗力导致的拐点。尽管我们在女皇报告中能够看到不少乐观的数据,但是增长停滞的信号,会成为伴随互联网走入下半场无形梦魇。

  互联网的人口红利,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如整个世界范围内的人口出生率一般走向虚无。Mary在报告中用“新的增长点仍然难以寻觅”来形容。而从数据上看,全球互联网用户在2017年的7%的增长,和2018年6%的增长,打破了此前连续多年未曾跌落9%增长率的增长神线亿的恐怖量级,而更加触目惊心的是,2018年的人口增长率仅为1.09%。当新生儿的落地变成当代人的一种生活奢侈时,我们有如何能寄望互联网用户的增长引擎不灭呢?

  互联网人口增速的放缓,直接反映在了手机设备的出货量上。作为这个时代渗透率最高的计算平台,手机市场过去近十年的告诉增长,酣畅地享受了互联网用户高速增长的红利。而如今增长的瓶颈也伴随着人口红利的退却逐渐显露。2018年手机出货总量首次出现下滑,幅度为4%。另外据市场研究机构Trustdata公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市场手机出货量数据来看,连续3个月总出货量均低于3000万,且同比的下降幅度分别为11.4%、20.1%和4.1%。强势如华为OV仍然统治着市场,但市场玩家的群体低迷似乎更像是可信的未来预言。

  不过报告里也不全然尽是悲观。互联网用户普及率仍然存在着巨大的地区差异,成熟形态的美国和经历了快速发展的中国是高普及率的代表,自然是情理之中,而渗透率只有32%的非洲与中东地区,正在崛起成为互联网市场的下一块拓荒之地。于是乎,互联网红利经历了从美国到中国再到印度最后到中东的漫长迁徙,而当第三世界完成最后的守门任务后,增量市场便会永远尘封在历史中。

  这个世界正在不可避免地陷入到后来者群体绝望的魔咒中。财富差距如此,阶层固化如此,甚至连最不看出身的互联网世界,也至少在国家层面上演绎出了极致的分化。报告中提到的全球互联网企业市值的前30大公司榜单中,其中美国18家,中国7家,日本1家,加拿大1家,澳大利亚1家,阿根廷1家,瑞典1家。放眼来看,互联网两大强国抢走了前30中的25个席位。如果把这个榜单范围放宽到全领域企业,美国一家即占据了前30席位中的23个,且科技类企业牢牢霸占着其中的9个。

  中国的互联网世界曾经上演过无数“寒门出贵子”的翻盘事迹,但当资源资本成为最有底气的发展壁垒时,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颠覆式创新,便只能存在于理想主义者的想象之中了。再跟美国相似业务形态的互联网企业的博腕中,中国本土互联网的肆虐野蛮,打败了洋模式的条条框框。然而屠龙勇士终归难免长出逆鳞的诅咒式命运,这些如今的巨头们,已然成长为横亘在新生企业前最高的大山,并且开始以征服者姿态不断下探更次一级的国家市场。本质上讲,中国互联网晋升到世界范围内的行业前列后,正在做着跟当初美国巨头一模一样的事情。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历史必然,给了这个世界最后的善意底线。因而我们在东南亚、印度等互联网“第三世界”里,仍然看到了诸如Flipkart、Grab、LAZADA、SEA。这其中略有反转的是印度市场,作为世界范围内IT产业能力顶尖的几个国家之一,这个国度因为其文化的开放与包容性,使得我们既可以看到本土Flipkart与亚马逊正面交锋的决绝,也能看到Google拿下印度97%搜索市场份额的绝望。

  隐私必将成为互联网未来发展绕不开的核心话题。托克维尔在新书《数据资本时代》中,给出了一个并不颠覆的大胆预言。他认为,未来时代的数据,将会超越资料记录、产品形态和公司资产的诸多形态,上升到成为可以深度嵌入社会的资本。同样基于数据提出隐患预警的,还有写出《未来简史》的尤瓦尔·赫拉利。他对有关人类决策自主权最直击灵魂的发问中,有这样一个看似平常却细思恐极的例子:当未来人工智能根据历史数据告诉你需要吃一种你完全不知道成分的药时,你还有任何决绝的权利,亦或是能力吗?

  回到女皇的报告中,其中在关于隐私的章节中提到,2019年第一季度中,全球87%的网络流量是加密的,而3年前这一比例仅为53%。矛与盾的竞争中,个体几乎毫无胜算。试想一下环绕你周围的互联网服务,对于你信息的知悉程度。电商App记录了你买过的杂七杂八,外卖App熟知你的口味偏好,酒旅App掌握着你去过的城市与下榻的酒店,地图App保管着你经历的几乎每一处地方……你的隐私散落在互联网世界的各个角落,而可怕的是,你不知道何时这些数据聚到一起,让你毫无掩盖的暴露在无形的世界中。

  我们该感谢的是,公司的商业利益制衡暂时屏蔽了数据准确描绘我们完整隐私的可能性,但是我们在女皇报告中看到了另外一丝隐忧。全球电子商务仍然保持着14个百分点以上的增长,但零售全局市场的电商占比已经趋于稳定,换句话说,电商新的增长点将会不约而同地转向更精准的商品提供及推送营销。以Facebook、Amazon和Youtube为首的超级流量平台,正在不断驯化算法以求从用户端获取更高的转化效率。

  换句话说,你的隐私保护欲,与互联网企业被商业利益驱使的窥私欲,会是未来互联网社会的一对最主要矛盾。

  最后总结一下报告中的乐观要点。其一是智能音箱正在不断自证其作为下一代计算平台的可能性,4500万的亚马逊Echo装机量战果辉煌,并且仍然维持着平均一年增长两倍的高速度;可穿戴设备在经历了一波长低谷之后,如今也迎来了复苏,以平均年增长超过50%的速度迎来了5200万的用户总数。美国之外,以中国领衔的野蛮区域仍然不断萌生着互联网新商业形态的种子,这其中无论是拼多多劈开的电商口子,还是蚂蚁金服对于线上线下金融服务的链接,都是继续挖掘互联网金矿的冲锋号令。我们从中看到了,每一个时代都值得我们深刻感激的真理。时势固然可以造英雄,但是更能被历史长河铭记的,是“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尔做春秋”的反差神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